农村投资优秀案例:三大样本告诉你乡村振兴战略的趋势和机遇!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近年来,返乡建设成了新方向,特别是今年中央全面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也为投资者带来了机遇。但是农村投资到底应该如何操作,许多投资者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。事实上,乡建发展已经有了不少优秀案例。年营收3.5亿元小镇民宿、年营收10亿元小吃街、年营收1.5亿元淘宝村,三大样本告诉你乡村再造的财富趋势!

乡村再造不仅是乡愁

莫干山民宿如何做到年营收3.5亿元

位于浙江省德清县的莫干山镇,距上海大约两个小时车程,翠竹山坞间,民宿产业星罗棋布。官方数据显示,早在2021年,莫干山镇的精品民宿有近百家,实现直接营业收入3.5亿元。

与如今的火热相比,十多年前,莫干山镇却是另一副模样。虽然莫干山风景名胜区在其境内,但当地却没有享受到多少旅游经济带来的好处。作为水源保护地,莫干山地区所有产生污染的产业都被清退,除了小农耕作和零星的农家乐之外,几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。

2004年,南非商人高天成(Grant Horsfield)在游玩时发现,莫干山乡间的宁静非常适合都市人休闲度假,但档次偏低的农家乐无法满足这样的需求。高天成觉得这是一个商机,便在一个村里租下六间破败不堪的老房子,通过精心设计,改造成洋家乐。

高天成认为莫干山的农舍与当地自然、人文环境浑然一体,通过旧物利用和空间设计,就能满足中高端人群的休闲度假需求。之后,他又相继租用老屋,打造了裸心乡等一干既有设计美感,又保留了乡土元素的精品民宿,吸引了很多游客入住。

高天成的试验,为莫干山开启了一个新的产业,许多投资者纷纷效仿,在此打造精品民宿,曾经被空置或遗弃的破败老宅,重新焕发了生机。而近年来在中高端消费群体中兴起的逆城市化生活方式,则让越来越多的人拥进莫干山。

在民宿产业的带动下,莫干山农房的租金以每年翻一倍的速度上涨。而当地村民除了房租收入,有的还在民宿做起了服务员。此外,村民栽种的蔬菜和水果,每年都会以略微高出市场的价格供应给民宿。

在整个民宿产业发展中,当地政府也一直扮演着积极的角色。德清县政府认定精品民宿是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方向之一,在旧屋改造上给予了相对宽松的政策。2021年五月,德清县发布全国首部县级乡村民宿地方标准规范,有规划地引导民宿差异化发展,并通过成立莫干山民宿学院,为从业者提供专业化的民宿课程培训。

投资者、村民、当地政府,多方要素的有效组合,使莫干山民宿成为乡村创新发展的出色范本。2021年10月,莫干山镇入选首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。

因地制宜盘活空心村

靠民俗特色,年营收超10亿元

说村不是村,有院没有人,说地不是地,草有半人深。这是中国空心村现象的真实写照。近年来,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的快速推进,大量农村青壮劳动力转移到城市,加上很多地方农村规划滞后,住房和土地闲置现象严重,形成了许多经济凋敝的空心村。
拯救乡村,重新赋予乡村经济活力,迫在眉睫。因此,许多地区在传统农业之外,试图通过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等方式盘活农村经济。这当中,不乏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。

陕西礼泉袁家村,没有名胜古迹和独特的自然资源,但却通过打造民俗小吃一条街,每年吸引游客300万,年营收超过10亿元。从十年前青壮年全部外出打工的空心村,变成乡村旅游「模范村」,袁家村的成功主要在三个方面:

相比袁家村模式的成功,许多地区在发展乡村旅游过程中,仍然存在一些认识上的误区。一些地方发展乡村旅游不考虑客观实际,认为是乡村就能发展乡村旅游,对投资开发项目不作科学论证和规划,忽视交通、食宿、民俗文化、产业结构、原住民利益等重要因素,最终导致投资项目没有成为财富反而变成包袱。

因此,通过旅游盘活乡村经济,一定要因地制宜,与当地自然、文化资源以及产业结构紧密结合起来。

淘宝村成为电商新势力

带着新逻辑,整合农业优势专业村

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传统乡村商业生态在尝试互联网的同时,一些原有的业态不可避免地被打破,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商业模式和商业群体。

如果没有北山狼,浙江丽水北山村的村民们至今还在各地卖烧饼。如今,当地村民放下烧饼担子,拿起了键盘和鼠标,做起了户外用品生意。

这个变化,绕不开电商。2006年,吕振鸿在村里开了第一家网店,并创立户外品牌北山狼,带动全村乡亲一起加入电商队伍,其中90%成为了北山狼的分销商。

北山狼公司采取"自主品牌+生产外包+网上分销"模式,生产供应链在外地,北山村农民网店扮演品牌运营、销售的角色。2021年,这个800户人家的村庄,网店超过300家,衍生出了十多个户外用品名牌,电商全年销售额达到1.5亿元,淘宝上30%的户外睡袋出自这里。

一个毫无户外用品产业基础及供应链背景的小山村,却成了国内户外用品的网络集散地。北山村的模式对于没有特色产业的农村来说,是一条值得借鉴的发展之路。

截至2021年八月,全国形成集聚效应和和交易规模的淘宝村,数量达到1311个,许多农户和返乡青年通过电商致富。

淘宝村呈现井喷之势,既表明了传统乡村社会寻求变迁的内生性动力,又意味着互联网技术正在重构乡村的经济社会结构。它们不完全依赖自身的资源优势,而是通过电商载体来重组乡村经济和社会组织形态,并打破了乡村传统较为封闭的生产组织方式,表现出很强的跨区域性和跨产业性。

当前,绝大多数淘宝村销售的主营产品都是非农产品,真正依托农业产业发展成为淘宝村的案例并不多见。而全国有特色农业优势的一村一品专业村超过五万个,借助互联网平台,这些村庄有着巨大的产业整合潜力。